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号的博客

欢迎各位朋友来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舞台上下  

2010-11-10 10:50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喜欢演戏。戏是假的,而人是真的。这真真假假之间,便生出许多叫人陶然醉然的韵味来。有时是人未上台,心已先醇。后台化妆间里那灯,那镜;灯光镜影映照出五颜六色的服装和道具,空气中浮游着化妆油彩、扑粉和白凡士林混合在一起的别致的芳香;这一切,早酝酿出一个超乎世俗的天地。男孩和女孩,在这个鲜艳而狭窄的空间里挤来挤去,当着他人的面描眉画眼、梳妆更衣,把平时颇为隐藏的一面不加防范地呈示出来,更使小小的化妆间弥满了浓浓的亲密而浪漫的气息。而且化了妆的我们怎么就那么好看呢?女的更漂亮,男的更动人;看看自己,看看别人,竟会看得心疼起来:这么美丽的装束打扮,只让在舞台上亮那么一会儿,不太可惜了么?每次卸妆,会对着镜瞅半天还下不了手。要是人间天天都演出,时时都化妆,那该多好。

    九岁那年,还读小学来着,演一出叫《父归》的戏。我演戏里面的小儿子。毕竟还太小,弄不懂那戏说的是什么意思。总之是那位爸爸出走之后不知怎的又回来了,而妈妈不欢迎;他于是一边骂自己“倒路死的”,一边再次走了出去。后来又演《面包歌》,是一出小歌剧。那时我的嗓音极好,纯正的童声明亮流转,把小叫花惨苦的唱段唱得凄婉哀绝、余音袅然:

    可怜我,小叫花,

    从小死了爹和妈。

    天气又冷,肚子又饿,

    满身病痛苦难话。

    先生呀,太太呀,

    做点好事吧!

    小叫花要饭要到了小女孩红蓼家,红蓼三岁丧父,靠母亲做女红艰难地维持家计;母亲以家贫为由婉言将小叫花支走,而红蓼却动了恻隐之心将其唤回。最后母亲端出刚蒸好的面包(馒头),三人同乐,皆大欢喜。

    《父归》中的女儿与《面包歌》中的红蓼都是一位高年级女生扮演的。她浓眉黑眼,两腮总带一抹绯红。那时候的我,觉得她该是世上最漂亮的女孩子了,化了妆,更美得天使似的。有时我会看她看得发呆,有次在台上盯着她看差点儿忘了接台词。不久,她高小毕业走了,这使我独自儿伤心了好久。听说她因家境贫寒进了“简师”,“简师”学制短,还免收学费和膳食费。

    接着是解放。那是各种演出闹得热火朝天的日子。秧歌、腰鼓、活报剧、小演唱、歌剧、话剧,随部队进军的步伐,春潮般地涌了过来。没有比那段火热的日子更叫人快活的了,我整天唱哪,跳哪,还参加《刘胡兰》、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赤叶河》等大戏的演出。或当配角,或当群众演员,或伴唱。

    最激动人心的该是一出名叫《九股山英雄》的话剧。露天地里用泥石垒一个大舞台,战壕掩体布景得真的一般。战斗一打响,那枪声炮声竟全是真的,真枪实弹。台上打得难分难解,配效果的战士就在后台实弹射击,他们端了冲锋枪、机枪,一个个朝天猛放,啪啦啦啦,震得人耳痛心跳。轮到舞台上需要爆炸效果,台后的战士就拉响炸药包,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。还用烧红的炭粒满舞台抛,一时红光飞窜,叫人感到真的置身于战场上似的。在一个小男孩眼里,世上再没有比真枪实弹的《九股山英雄》更好看更伟大的戏剧了。

    我成天泡在部队文工团里,给他们客串儿童演员,跟团里的男演员女演员混得烂熟。部队调防时,文工团政委要带我走:这小鬼不错,能唱能跳能演,他说。他找我母亲做工作,我母亲说我太小,不放心,没答应。我气得跑到野地里哇哇哭了一场。后来我像母亲所希望的那样考上了大学,还是名牌,结果却大倒其霉,吃尽了苦。我曾想,要是当年我母亲放我跟文工团去了,我的生活道路又会是什么样子呢?命运就是如此奇妙,常常只是一步之差,便足以改变你整整一生。

    进高中之后,功课紧了起来,又变了声,个子呢,也突然蹿起来一大截,不好意思再在舞台前后上蹿下跳了。开始还参加排些小节目,后来碰上一件事,使我的性格一下子忧郁起来,就无心再唱唱跳跳,我完全离开了舞台。

    那是读高二那年,一次上学途中,路遇一位孕妇从前面走来,她腰腹凸圆,步履已甚为蹒跚。待她走近,我突然认出竟是“她”,那个与我一道演过《父归》和《面包歌》的高班女生,我的“姐姐”,我的“红蓼”!她看了我一眼便把目光闪开,我也急忙低头匆匆走了过去。——脑袋骤然胀大,一种无以名之的悲哀沉重地向我压来,真想狠狠地痛哭一场!化妆室里明亮的灯光蓦地熄灭了,那些花枝招展的衣裙和饰带黯然失色,我曾为她扑粉定妆的那张妩媚的脸哪儿去了呢?曾与我手挽手走上舞台的纯洁而天真的女孩哪儿去了呢?……我第一次痛切地体验到现实的严酷,第一次面对社会人生感觉到一种实实在在的幻灭与无奈,舞台上下的浪漫情调和彩色幻想被冲刷得荡然无存!

    美就这样轻易地倏然逝灭,我开始忧郁,从此不再登台。

19924月    徐成淼

 

(原载《散文》月刊1994年第6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